8月1日,陈先生化名“xianpian”在水木论坛发了一篇帖子称:“自家房子要出租,在天通苑,120平方米三居,心理预期是7500元很不错了,来了自如和蛋壳两帮人,自如报价8500元,租11个月,蛋壳给加价到9000元,自如报价提高到9500元,蛋壳急了,说总比自如高300,最后几轮过后蛋壳给到每月10800元,租11个月……”

8月18日消息,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微信朋友圈表示,“我,胡景晖即日起辞去在我爱我家集团的所有职务。我的余生,将义务服务于中国房地产经纪行业。”胡景晖同时表示自己已启动个人创业计划。

8月17日晚间消息,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官网发布消息称,针对近期媒体关于个别住房租赁企业哄抬租金抢占房源的报道,已联合市银监局、市金融局、市税务局等部门于8月17日集中约谈自如、相寓、蛋壳公寓等主要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。

图片 1

昨日午间,针对近期一线城市房租大幅度上涨,我爱我家研究院院长胡景晖在电话会议中对媒体表示,除了供给、需求、季节的因素外,资本大幅度进入长租公寓也是推高价格的主要原因之一。胡景晖认为,像自如、蛋壳等长租公寓运营商以高出市场价20%-40%的价格争抢房源的行为是严重违背市场规律的。“违背市场规律的运营必将受到市场的惩罚。”

近日网上有房东发帖子称,“自家房子要出租,在天通苑,120平方米三居,心理预期是7500很不错了。来了自如和蛋壳两帮人,自如报价提高到9500,蛋壳急了,说,要比自如高300元,最后几轮过后蛋壳给到10800每月。”

虽然随后自如和蛋壳公寓均发声称以上内容不实,但房租确实在上涨,近三个月以来,北京房租的飞速增长,不断考验着北漂一族对于北京的热爱。数据显示,过去一年,在全国的一二线城市中,有13个城市房租涨幅超过20%。涨幅最高的是成都,以30.98%的涨幅位列榜首。紧随其后的是深圳,涨幅高达29.68%,重庆、西安、天津、合肥等二线城市,涨幅全线超越北上广,而北京和广州的涨幅也均超过20%。2018年7月北京租赁成交环比增加19.2%,单平米月租金为91.5元;东城区和顺义区环比涨幅分别为10.5%和10.7%;新奥洋房、三义庙北和城华园三个社区的环比涨幅分别为36.1%、28.4%和24.5%。

随后,我爱我家发布声明称,上述言论是胡景晖在接受部分媒体采访时,媒体所节选的胡景晖个人对房屋租赁市场的看法,仅代表其个人态度,并不代表我爱我家公司的观点。

该帖子引发媒体和网友热议。自如随后发布声明称,帖子中的信息系不实传闻,自如从未对该区域给出高于市场普租价格的租金。并称长租公寓不具备影响操作整个租赁市场价格的能力。

房租上涨罪魁祸首是谁?一场离职引发的反思

我爱我家在声明中表示,导致近期房租上涨的原因是多样化的,CPI、供需矛盾、人口对租住品质需求提升、传统的暑期租赁旺季等是近两个月来房租上涨的更重要的原因,9月份暑期租房旺季过去之后,随着供需矛盾的缓解房租还会逐步回落。

不过自如的说法并未完全平息外界对长租公寓的争议。有专家分析称,资本大举进入长租公寓市场是推高房租的主要原因之一。像自如、蛋壳等长租公寓运营商通常会以高出市场20%-40%价格争抢房源,同时由于长租公寓在房源价格、房屋装修改造等方面的成本,房租也会相较一般房源高出一部分。

8月17日早上,我爱我家时任副总裁胡景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“以自如、蛋壳公寓为代表的长租公寓运营商,为了扩大规模,以高于市场正常价格的20%到40%在争抢房源,完全破坏了正常房屋租赁市场”。8月17日晚间,我爱我家发布声明,称媒体所节选的胡景晖个人对房屋租赁市场的看法,仅代表其个人态度,并不代表我爱我家公司的观点。

而针对近期媒体关于个别住房租赁企业哄抬租金抢占房源的报道,北京市住建委联合市银监局、市金融局、市税务局等部门于8月17日集中约谈自如、相寓、蛋壳公寓等主要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。

今日,北京住建委发布公告称,已联合市银监局、市金融局、市税务局等部门于8月17日集中约谈自如、相寓、蛋壳公寓等主要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。约谈会明确要求住房租赁企业:不得利用银行贷款等融资渠道获取的资金恶性竞争抢占房源;不得以高于市场水平的租金或哄抬租金抢占房源;不得通过提高租金诱导房东提前解除租赁合同等方式抢占房源。

8月18日上午9点,在我爱我家工作18年的胡景晖突然在朋友圈发布辞职信,宣布辞去副总裁的职务。

约谈会明确要求住房租赁企业:不得利用银行贷款等融资渠道获取的资金恶性竞争抢占房源;不得以高于市场水平的租金或哄抬租金抢占房源;不得通过提高租金诱导房东提前解除租赁合同等方式抢占房源。

以下为北京住建委公告全文:

有文章认为,近来北京市集中清理与拆除违规公寓、群租房以及隔断房等不符合消防安全的租赁住房,导致市场上低端租赁房源减少,同时对“黑中介”“二房东”的打击导致部分不合规房源下架,挂牌房源总数下滑。此前低端房源的租客不得不转向收费更高的其他产品类型,需求端的增长推动了这部分产品租金上涨。

我委联合多部门集中约谈住房租赁企业明确“三不得”“三严查”

2017年,北京拆除违法建设5985万平方米,2018年,北京计划拆除违法建设4000万平方米以上。2017年,北京商品房销售面积为875万平方米,保障房销售面积267万平方米,加起来1142万平方米,不及当年拆除面积的1/5。供给明显减少,而政府的各类政策性租赁住房未能及时跟上,供需突然失衡,房租自然不可避免会上涨。

针对近期媒体关于个别住房租赁企业哄抬租金抢占房源的报道,我委高度重视,联合市银监局、市金融局、市税务局等部门于8月17日集中约谈自如、相寓、蛋壳公寓等主要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。